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要闻

在荷包中“沉睡”两年的集体资金

信息来源: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8日

  

    2019年3月初,距离遵义市凤冈县城二十五公里处的黄荆村,村民们正在已流转出去的集体茶山里采摘春茗。

  “我们组里的土地流转费被人私吞了,两年都没有领到过钱了。”一位村民走进凤冈县进化镇纪委办公室,反映近两年进化镇黄荆村野狗岩几十亩集体茶山流转费被人私吞的问题。

  群众利益无小事。进化镇纪委接到举报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核实。

  调查组人员到黄荆村查看茶山流转的相关资料,并联系到黄荆村野狗岩茶山承包人孙老板,了解到在2007年10月,黄荆村古楼组将该组集体茶山30亩流转给了他,流转期限25年,他按每年814元土地流转费逐年兑现给黄荆村古楼组。

  “自2007年以来,你是否如期兑现黄荆村古楼组茶山流转费?流转费是交到哪里的?”

  “从2007年起,我每年都是如期将古楼组村民集体茶山流转费交到黄荆村委会,并委托黄荆村委会将土地流转费发放到村民手中。”

  随后,调查组人员到黄荆村委会查阅相关资料,并实地走访古楼组在家村民,了解到每年黄荆村委会都会委托该组村民组长兼支部书记黄昌前将古楼组的土地流转费814元进行发放。但是2018年、2019年集体茶山流转费一直没能及时兑现给村民,村民多次向黄昌前讨要,但始终都没有兑现,村民们对此很有怨气。

  “黄荆村委会将2018年、2019年集体茶山流转费给你了吗?村民反映两年的茶山流转费一直没有兑现是什么原因。”调查组人员向黄昌前了解资金发放情况时问道。

  “村委会的确已将2018年、2019年的集体茶山流转费给我了,但我想到分到每家每户的钱不多,最多的一户还不到50元,大家都不会在意这些小钱,因此我就把这些钱放在了自己的荷包里,村民问到土地流转费的事情,我也没有给他们解释。”黄昌前惭愧的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道。

  原来,黄荆村野狗岩30亩的集体茶山从2007年10月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以来,古楼组村民代表就将古楼组30亩的集体茶山按照当时古楼组各家各户的承包人口进行了分配,并统一流转出去,承包人逐年定期支付流转费到黄荆村委会。黄昌前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将组民的流转费截留,从2017年11月至2019年4月连续两年多的时间,共截留古楼组村民流转费1628元。

  干部作风不严不实,宗旨意识弱化,为民初心淡化,侵害了群众利益,必定要受到严厉惩罚。2019年6月,黄昌前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在一个月之内将其手中连续滞留2年的茶山流转费逐户发放给村民。进化镇纪委对黄荆村古楼组的包组干部进行了批评教育。(凤冈县纪委县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