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要闻

史海钩沉 | 刀靶大捷的故事

信息来源: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9日

    位于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南端的刀靶,雄踞于乌江北岸高地,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1935年初,中国工农红军渡过乌江,进入遵义县,刀靶就成了红军重兵驻守之地。为保卫“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枪炮声在这里打响,红军坚守初心,浴血奋战,给后人留下两场战役故事。

  刀靶阻击战 

  1935年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三军团在茶山关、桃子台等渡口突破乌江天险,三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师进驻刀靶水,沿乌江、偏岩河一带布防,并负责御敌北进。

  1月16日早晨,国民党黔军柏辉章师杜肇华旅三合团从偏岩河西向红十四团发动猛烈进攻,“刀靶阻击战”就此打响。正在遵义参加会议的彭德怀接到周恩来的命令,与彭雪枫一道扬鞭策马赶回刀靶水,根据实情,制定了“佯攻作战、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作战布署。红十四团战士接到命令后,他们且战且退,将敌人一步步地引诱到红三军团主力在田脚坝布防的包围圈,四周枪炮声骤起,敌军死伤惨重、溃不成军。此次战斗历经四个小时,成功地阻击了敌人进攻,歼敌200余人,打破了国民党攻占遵义的梦想。

  刀靶水追歼战 

  1935年2月28日下午,黔军王家烈部6个团和前来增援遵义的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纵队两个师,在遭到红一、三军团的打击下,退出老鸦山、红花岗,沿川黔公路向南逃窜,红一、三军团乘胜追击。3月1日零点,中革军委发布命令,“一、三军团应不顾一切疲劳,马上乘胜南下坚决猛追敌人”,并部署“在新站地域与敌激战,我主力须在西北迂回和截击敌归路消灭之,另以一个整编团,带电台飞速由东去老君关破坏浮桥,切断电话,断其归路”。零点三十分,中革军委又追下一道命令“前令迂回刀靶水一带截击敌人的别动团,关系其战役甚大,应由一军团选出,交左(权)或周带去,并注意两侧包围,压迫其走乌江而消灭之,以竟全功”。红一、三军团追至马家湾时,根据吴奇伟部分头向鸭溪、乌江方向逃窜的情况,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军团向鸭溪追歼黔敌,红一军团二师沿川黔公路向南继续追歼敌人,林彪军团长、聂荣臻政委联名向中革军委发出“已令二师全部不顾任何疲劳拼命猛追,直到乌江边将敌完全歼灭”的电报。

  3月1日中午,红二师分成十几路纵队猛追国民党军,追到螺蛳堰时,红二师前卫五团一营尖兵排从俘虏口中获悉,中央军吴奇伟部93师107团正在螺蛳堰北面挖掘战壕、修筑工事。根据敌情,团长和团政委制定了“品”字形进攻方案,团长带领一营从正面打前卫,团政委指挥二、三营从左、右两翼包围敌人。一营一连在攻打主阵地北面时,由于敌人火力太强,无法正面进攻。团部不得不改变作战部署,命令一营三连由李连长带队从敌主阵地左侧刺竹林中穿出去,绕到敌后方形成前后夹击之势。一、二连从正面一起向敌人开火,吸引敌人火力,在夜色掩护下,三连分成三个梯队,一梯队砍倒竹林,二梯队疏通砍倒的刺竹,三梯队警戒。战斗打响后,团长指挥一营二连从正面进攻,政委指挥二、三营从左、右包抄,三连从敌后方冲击,敌107团被我军四面包围,除少数官兵逃跑外,大部分被歼灭。红一军团二师红军战士正在乘胜追歼国民党军吴奇伟部,乘车逃到刀靶水的吴奇伟,弃车乘马,在他的参谋和卫士的保护下向乌江渡逃跑。吴奇伟逃过乌江后,下令斩断乌江浮桥,才阻止了红军的追击。此次战斗缴获大量战略物资,俘获溃军1800余,赢得了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即“刀靶追歼战”。

  两次战斗史称“刀靶大捷”,彪炳史册。至今,刀靶还保留着几座红军故居和战斗遗址,三合政府也建立了陈列馆。为纪念在“刀靶大捷”中英勇战斗的烈士,三合政府建立了“革命烈士英雄纪念碑”,以供后人瞻仰,并让共产党人的初心永远流传。(播州区纪委区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