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要闻

老陈组长

信息来源:遵义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说实话,在镇乡工作20多年后调到机关,一晃又是10多年,心想这一生就在办公室安心工作到退休吧,绝没有想到还要到村里去驻守开展工作…… 

  910日下午,根据组织上安排,我们带上行李,到单位所驻战区--永安镇报到,11日的战区会议后,我被安排到天桥指挥所开展工作。按指挥所的分工,我到永兴组去驻组。永兴组在天桥村哪个方位我都搞不清楚,还好,镇帮扶干部王召洪包保区域与我包保的永兴接壤,他带路,我们通过电话联系,找到了永兴组组长陈太兴的家。 

  走进陈组长的家,王召洪介绍我们认识。老陈热情地握住我的手,连声说:“欢迎你付主任”,一边递烟一边倒水,热情劲没法说。我说我不是什么主任,是下来与你一起工作的帮扶干部,今后我们就要一起战斗了……寒暄之中,我仔细打量坐在我身边的陈组长,观察着他家的环境…… 

  陈太兴,永兴组长,个头不高,稀疏的头发,额头皱纹密布,一张脸被太阳晒得似古铜色,走路显得有些步履蹒跚,俨然一70多岁的老头……再看环境,客厅“蓬壁生灰”,墙体斑驳陆离,破旧的电视柜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机,柜面上杂乱无章,搭在沙发上的沙发巾估计铺上去就没有洗过,回风炉桌面上布满灰尘不敢搁手……他是村民组长?能作表率吗?招呼得动群众吗?组长都这个样,看来永兴组的脱贫攻坚工作够呛,我心里暗暗想。不管怎么说,我初步认识了我所驻组的组长。 

  从老陈家出来,召洪跟我一路摆谈老陈: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才60岁多点,老陈是原来坪阳自然村的村长,小村并大村后就是永兴组的组长。老伴比他大,大女儿出嫁,家里有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孙女,孙女在重庆读职校,孙子读九年级……然天有不测风云,十年前,儿子患上精神病,出去就很多天不回家,现在精神病医院;儿媳生下老二后一岁多就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二老一边要医治儿子,一边要照顾年幼的孙子孙女,全靠种养维持家庭,家境一年不如一年。老陈家2014年被纳入精准扶贫户。召洪同志说,他家庭虽然困难,没有劳力,就两个老在家,活路多,但他对村民组的工作从不懈怠。 

  要想抓好永兴组的脱贫攻坚工作,我必须一家一户进行走访,摸清底细,这是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只有靠组长带路。当时正直秋收大忙季节,陈组长家庭又那么具体,他要跟我一路走访吗?我试探性地跟他打了个电话,他说在山坡上掰包谷,要我在家等他一会儿就回来。我还没有到他家,就看见他一瘸一拐背一背兜包谷到家了。 

  等老陈洗脸换好衣服,我们上路走访。老陈边走边介绍永兴组的基本情况:62户人家,在家的33户,原来有20来户精准扶贫户,在开春的“五清理”中,把不符合的剔除后,现在只有7户…… 

  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我和老陈才走完20余户在家农户,还有10多户要第二天才能完成。一天的走访,我对老陈有全新的看法,家家户户多少人口,劳动力、子女在哪里读书,家里人在什么地方打工,有多少猪牲头口、卖了几头杀了几头,种了多少亩包谷高粱,哪家在外面有安全住房、有没有洗澡间等等了如指掌。真的,如果没有老陈同路,那些一心想当贫困户、见了干部就哭穷的,可能会把我这个局外人忽悠,这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搞清真相。而老陈对每一户的情况都能进行解释说明,对不合理要求的进行委婉教育。 

  分手时我怕耽误他的农活,叫他明天不用陪了,剩下的农户我自己走,但他坚持说一定要来,不然搞不清真相,今后工作不好干。 

  通过几天走访,我对永兴组有了初步的认识:多数农户家庭室内、室外卫生差,户与户之间都是泥土路,老旧危房多,吃水还是靠老天,抱怨之声不绝于耳…… 

  要让永兴脱贫,光靠走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决定开个群众会,紧紧围绕“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大力宣传脱贫攻坚政策,让群众知晓国家政策,积极参与其中。 

  到机关工作10多年了,平时基本没有参加群众会。想到要亲自组织召开群众会,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老陈跟我“镇得住堂子”吗?村民听他的招呼吗?有多数村民参加?会上有村民为难自己吗?电话虽然打了,我心中却仍旧无数。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我提前半小时到了指定会议地点,一看老陈在,但只有两三个人,我心里凉了半截,没有人参加,开什么会啊。我试探问群众要来不,老陈一脸自信地说,8点准时开会,没有问题。让我倍感惊喜的是,到8点时,在家的33户人家一户不落全部到场…… 

  会议由老陈主持,有序顺利进行,群众听得津津有味,会上群众除了提出与脱贫攻坚政策有关的问题外,没有无理取闹现象,群众的觉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从老陈铿锵有力的主持和总结发言,看得出老陈在群众中威信颇高。 

  接踵而至的老旧危房整治、人居环境整治、连户路修建、人畜饮水管道安装、环境卫生治理、产业结构调整等等,老陈都与我同甘共苦,事必躬亲…… 

  老陈被评为优秀村民组长。6月份市检查组将永兴组作为普查对象进行全面检查,3个检查小组同时进入,户户见面,检查结果各项指标符合要求,我们的工作得到指挥部的认可。 

  如今踏足永兴,放眼望去,小康路户户通,蜿蜒的连户路连着你我他,火红的高粱弯腰等你的到来……走进老陈的家,客厅正面洁白的墙上,规规矩矩端端正正张贴着毛泽东等伟人的画像。新添了电视柜,一台大大的液晶电视正播放着节目;沙发巾焕然一新,回风炉桌面用白铁皮包裹后跟新买的一样。寒暄中,老陈自豪地告诉我,他家种了10亩高粱,1亩辣椒,喂了四头牛三头猪。现在的永兴,家家户户都跟他家一样,室内室外干干净净,不愁吃不愁穿,水是自来水。五户新建房屋的农户全部入住,全组医疗得到保障……下一步,还要按照党中央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村的生活将会越来越好…… 

  2018710日,我县脱贫攻坚工作告一段落。我与单位帮扶的同志一起,依依不舍地离开日夜奋斗了11个月的天桥村。回家途经永兴,猛然看见老陈背着喷雾器在公路边上,我停车下来,他说,你们的工作完成了,要回单位了,不晓得何时才能看见你们。我紧紧握住老陈粗糙的手,嘴里不知说什么好,我心里清楚,老陈家虽然吃穿住不愁,但他家儿子还在精神病院,孙子孙女还在读书,老两口都是60多岁的人了,还要起早贪黑忙农活,忙工作。老陈为了脱贫攻坚、为了本组村民付出不少,但他自己的生活还是很艰难啊…… 

  望着老陈远去的背影,我心里默默地说,老陈,脱贫攻坚你们村民组长辛苦了,我们会回来,我们也从不曾离开,帮扶工作永远在路上! (习水县纪委 付宇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