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要闻

年华虽逝 芳香永存——记扶贫路上最美“战士”徐梅

信息来源:遵义日报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她走得太匆匆,美丽的生命戛然而止,定格在25岁的年轮上,永远留下了那句努力到无能为力,坚持到感动自己微信签名。 

  立业成家,收获小幸福过上好日子;工作中希望有更大的进步;继续行走在扶贫路上,倾听群众心声……”然而,这些平凡普通的梦想心愿和事业追求,于她而言,如今都无法实现。 

  她就是徐梅,一个遵义扶贫路上倒下的最美战士 

  寒风如诉,冬雨如泣。15日,上千人手持白菊,来到殡仪馆,黯然落泪,自发地为她默哀送行。寄托哀思的队伍中,有市县领导,有徐梅小学班主任老师,有她的高中、大学同学和好友,有她曾经实习过的单位的领导和同事…… 

  连日来,贵州省相关部门连续追授她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贵州省青年五四奖章”“贵州省三八红旗手。而一个个荣誉的加冕,让人们深刻铭记了这个响亮的名字,深切怀缅她的忠诚善良、认真敬业、积极乐观、谦虚好学。 

  关心他人胜过自己 

  在遵义送别徐梅最后一面,男友张永胜离开了这座寄托他们梦想幸福的城市。今年研究生毕业后,他还会回来。因为张永胜已于20171225日与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签订了在遵工作的就业合同。 

  从最初的喜悦与期待,到至今无法抹去的悲怆伤痛,扶贫路上,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撕碎了一切。 

  “12日是我们在一起的912天,恋爱日志上的共同留言停留在这一天。穿着徐梅送的大衣,张永胜哽咽难语。他说,徐梅出事当天下午,还在和我商量沟通彼此工作上的事情。但她在扶贫工作中走了十多公里山路,硬塞给贫困群众100元钱等事情从未对我提过。 

  这一天,徐梅正从市里赶往习水县督导脱贫攻坚工作。当天下午234分,张永胜再度微信联系她时便没有回应;后来又接连打过好几个电话,还是没联系上。 

  平时工作期间,徐梅手机习惯性地开启震动模式,没有联系上便以为和平常一样,她在忙。直到晚上接到她母亲打来的电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永胜伤心地说。 

  “90的张永胜是河北邯郸人,他是最了解最熟悉徐梅的人。这不仅在于大学同窗时的执着追求,而且在于他改变了这个有些高冷的女生,打开了她的心扉。 

  一路走来,他们都很是珍惜对方。虽然两人聚少离多,但是每天的微信、电话和恋爱日志,却把两颗心紧紧扣在一起。 

  我有时候会比较急躁,而她却十分温暖柔软。张永胜说,徐梅十分善解人意,细心体贴。从不和我抱怨,每天都在关心我的生活、学习,经常安慰我,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积极乐观、勇于面对。进入2018年本来是更加幸福美好的开始,没想到竟成为永别。 

  回忆起趁着找工作的间隙,去习水县看望女友的情景,张永胜仍心痛无比。他难过地说,徐梅常在电话中说她一切都很好,直到见面时才发现她其实一点都不好,人晒黑了,脚也磨起了水泡。  

  由于市委脱贫攻坚第二督导组工作的特殊性,徐梅和同事基本都是早出晚归。当天,好不容易等到徐梅下乡回来,张永胜赶紧把买好的厚脚垫,垫在徐梅的鞋子里面。 

  徐梅常常是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意让别人受到委屈伤害,我心疼她,想多陪陪她,可见了面后,她却一个劲地追我回去,说来回跑着、等着辛苦,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张永胜边说边掩面而泣。 

  朋友陈治利回忆道:徐梅她常常和我们聊起胜胜,说是他的温暖打动了她,让她变得柔软起来,不再像过去那样封闭自己,也让她更加渴望未来的小日子。 

  或许是从并不宽裕的单亲家庭中走出来的缘故,徐梅十分用功勤奋读书。在读遵义四中高中重点班时,她总是寝室里啃书啃最晚的那个。 

  高中时,她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不错,在重点班都是中上游。徐梅的同学夏盛男也说,她一般都是一点过以后休息,假期还勤工俭学,从来不让家里操心她。 

  记得假期在延安路街道办事处社会实践时,徐梅不仅适应能力特别强,而且工作上任何一件事情都完成得很好,处理得妥当,当时的同事领导对她的印象都很深刻。 

  天道酬勤。西南大学本科毕业后,徐梅先就业于重庆市一家物业公司,但她一直追求更大的进步。没多久,便回到遵义,努力学习,认真准备公务员考试。 

  那段时间约都约不出来,她每天抱着书在认真学习备考。陈治利说,但第一次公务员考试却因为零点几分的差距未能进入面试。直到第二次事业单位考试时,徐梅以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新单位,她很快适应了新工作,并且得到了大家高度肯定。 

  徐梅的积极乐观、温暖善良感染影响着身边人。每年朋友过生日时,她都记在心里,准会送上小礼物和祝福。工作中,更是把别人的事情当自己的事,关心别人胜过了关心自己。 

  她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记得有一次,十一点过我把刚刚了解的情况整理好,提前在微信上发给了她。本以为徐梅都休息了,可她第一时间便把情况梳理好,纳入了统计归类的表格里。其实,徐梅完全可以等到明天再做这个事情,没想到她那么敬业。督导组同事周群一如此说道。 

  未完待续的扶贫日志 

  脱贫攻坚的督导工作需要长时间扎根一线与老百姓打交道,检验的不仅是战斗队伍吃苦耐劳的精神,而且更多的是服务群众、了解群众的智慧和耐心。 

  市委脱贫攻坚第二督导组有来自市、县两级相关单位的25名同志。徐梅正是由于在市总工会工作的突出表现,被抽调到该组工作。该组主要负责习水县脱贫攻坚督导工作,以及相关县(区)脱贫攻坚交叉督导工作。 

  作为第二督导组唯一一名女同志,刚开始她还令一些同事犯嘀咕。 

  徐梅她从来没有在农村生活过,不少同事担心她适应不了。同组同事赵燚说,大多城里独生女孩容易娇滴滴的。习水县山高路陡,担心她吃不了苦,受不了累。然而,一天天相处下来,走了十多公里的山路,工作到凌晨深夜,徐梅从来没有任何抱怨,一点都不因为她是女孩,而对工作所有懈怠。 

  深入第二督导组工作驻地,记者看见了蓝色的手提袋中装着徐梅同志的扶贫日志笔记本。 

  2017829日第一天正式入驻习水县,到2017915日在县委召开脱贫攻坚督导情况反馈会议;从每一组各个同志的发言记录,到督导工作中存在的共性问题、个性问题;从走访群众的名字信息、贫困程度、家庭困难等基本情况,到脱贫攻坚政策是否落实到位,群众是否知晓了解相关情况……笔记本上白纸黑字的分行书写,清晰地记录了徐梅的工作轨迹,可惜如今这份记录永远停留在了她离开的那一天。 

  58岁的同事吴建强对徐梅印象很深刻。吴建强说,徐梅白天和我们一起下乡进村入户走访群众,晚上回来后,还要把各小组问题梳理统计出来,大家对督导的问题进行综合研判。一般研判下来时间就比较晚了,我劝徐梅先休息吧,徐梅却说:吴老师,不了,每天的问题都要当天搞清楚,哪怕是晚一点,我还能坚持,不做完心里不踏实。 

  习水县三岔河镇三岔村是徐梅生前最常走访的地方。当记者拿出徐梅的照片,村民袁树清一眼就认出了她。袁树清说,她和其他同志一起询问我们路通没有,用得了自来水吗,哪些人评了贫困户,该不该评……我还带他们看了家里周围的环境,他们问得很多很细很负责,对我们很关心。 

  习水县民化镇顺龙村是徐梅生前最后督导的村庄之一。她十分关心基层的贫困群众,每到一处,都像见到亲人一样打招呼、拉家常。 

  虽是城里姑娘,徐梅却十分接地气,走到哪里她都为群众着想,顾忌他们的感受,不给群众添麻烦。她从来不嫌弃农村条件不如城里面,和大家一起吃苦耐劳。同事王劲说,哪怕路再烂,徐梅都是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从来没有退缩过。 

  徐梅同志虽然离开了,但是她用生命谱写的赞歌,永远萦绕在我们耳畔。(本报记者 李培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