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媒体聚焦

学党史丨四渡赤水回师仁怀

信息来源: 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时间: 2022年07月28日

分享:

图为茅台渡口

1935年3月下旬,红军三渡赤水进入四川古蔺后,为进一步迷惑敌人,打乱敌人的部署,军委命令红一军团从大村出发,经下马田、鱼化奔袭川军刘湘派驻镇龙山的廖九甫团,并公开提出“打过古蔺、占领叙永、北渡长江”的口号,造成红军欲北渡的声势,其主力则在铁厂、大村一带休整。

这时,蒋介石认为红军又要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于是,迅速调动40余万部队,向古蔺地区合围,欲将红军聚歼于长江以南、赤水河以西的古蔺地区。

1935年3月20日,红军进入川南古蔺隐蔽集结,正当各路敌军向川南急进对红军尚未形成包围之际,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当机立断,决定回师东渡赤水河,争取战略主动权。

为确保此次东渡赤水河的胜利,在军委下达渡河具体部署的同时指出:“这次东渡,事前不得下达,以保秘密。”红五军团在茅台河西岸驻防的两个营,20日晨接到电令仍守。

21日,各军团遵照军委的渡河部署,到达集结点。当日晚,军委总部从太平渡下面的老鸹沱渡过赤水河。红一军团、红三军团从太平渡渡口过赤水河。红五军团在两河口、鱼洞沟一带迟滞并吸引国民党军郭勋棋部,掩护主力过河,并于22日12时东渡赤水进入黔北。红九军团一部由二郎滩渡口渡过赤水河,二部由马桑坪、沙滩渡口渡过赤水河。红军各军团“秘密、迅速、坚决出敌不意”地渡过赤水河,脱离国民党军正在形成的包围圈,重入黔北地域,将川、滇、黔三省军阀部队和周浑元、吴奇伟部队全部甩在赤水河西岸地域。

红军这次回师东渡,成功地运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使国民党部队摸不清红军的作战意图。

22日中午,红军后卫部队渡过赤水河东岸半个小时后,国民党军才派出3架飞机到太平渡上空侦察,其报告的结果是“未发现目标”。而此时,红军全军正回师仁怀,向南迅速行进。

23日,滇军孙渡发出的电报中对红军主力是“西窜”还是“东窜”尚不确定,蒋介石最后判定红军东渡回师黔北。

24日,蒋介石由重庆飞抵贵阳督战,企图寻找红军主力决战。他认为,这次红军“又向东岸回窜,其必以为遵义空虚,仍来袭占遵义城”,急忙调整部署,将40万余部队向3万余人红军包围,欲将红军消灭在遵义地区。

此时,红军转兵仁怀,进入仁怀县城北面、东北面及东面地域,且这地域复杂,沟壑交错,道路崎岖,人烟稀少。蒋介石在黔北的军事部署中,未在该地域部署军事,因此,英勇的红军,发扬艰苦卓绝的斗争精神,从国民党军防务的漏洞,秘密神速地穿插南行。

军委总部和毛泽东渡过赤水河后,于24日抵大坝场,且在大坝场附近的松林坡宿营。朱德、李富春二人,分别在戴顶坡枧槽沟张树良、张树衡两家农舍宿营。26日,毛泽东率军委总部进入遵义县境内的干溪,其余军团纷纷抵达遵义县境内。

28日,九军团在仁怀、遵义交界的马鬃岭分为两部,一部向长干山,一部向枫香坝,佯装主力活动,牵制国民党军,掩护红军主力南渡乌江。

军委总部和一、三、五军团,迅速从苟坝、花苗田地域经白腊坎、底坝等地,通过国民党军的封锁线,进抵现在金沙县沙土、安底等地,30日至31日,在沙土后山的大塘河、梯子岩、江口等3处南渡乌江。

中央红军跳出40余万国民党军在黔川边境的包围圈,把强敌抛在乌江北岸,从被动走向主动,为胜利完成长征奠定了基础。

在红军长征走过的这片土地上,革命火种在赤水河两岸经久不息,他们留下的感人事迹和斗争精神,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仁怀人,踏着红军的足迹,在党的领导下,谱写出一曲曲壮丽的新篇章。

(遵义市纪委监委)